当前位置:首页 >> 晴晖杂苑 >> 心灵驿站

不负韶华 只争朝夕

时间:2020-01-15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      来源:       字号:[ ]

  告别了旧岁,迎来了新的一年。不负韶华,只争朝夕。人生就如同一个大舞台,每个人都是演员。只是演技高低不同。古人说“雁过留声、人过留名”。许多人只是默默地在这个舞台上走过,留下光彩的毕竟是少数。我想成为少数人之一,但毕竟才疏学浅,更应该不负韶华、只争朝夕。

  五十多年前我出生于中医世家,父亲郁祖祺先生是著名中医临床专家,行医七十余年治病救人、救死扶伤,一生接诊百万余人次。生前受到了党和政府,特别是病人的信任。在父亲八十岁、九十岁生日时,党和政府为父亲举办了隆重而热烈的祝寿活动,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健康报》、《新华日报》、电视台电台等数十家新闻媒体作了大量宣传报道。2002年夏天去世,享年92岁。去世后得到了党、政府和人民崇高的赞誉和评介,并由政府为父亲举办了隆重的追悼会,受到了无比哀荣。国家领导人、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怀西先生为父亲题词:“妙手回春术、高比南山寿”。为彰显父亲在医学上的巨大成就,政府在家乡步行街上建造了大型纪念碑,这是无法用金钱做到的。父亲诞辰一百岁时,曾任无锡市委书记、国务院副秘书长的刘济民同志为父亲撰写了长篇纪念文章《名医郁祖祺》,称赞父亲“泰山苍苍、江水泱泱、先生之风、山高水长。”

  我的母亲也出生于中医世家,但五岁丧母,没有享受过母爱。十八岁时嫁给了我的父亲。育有四子一女。因为幼年失去了母爱,母亲生育后把全部的母爱给了子女,操持了我们整个大家庭。以无比深厚的母爱哺育子女快乐健康地成长成才。又以无比深厚的涵养和温和、耐心、坚韧的高尚品德和个性深深教育和影响了子女。母亲一生坚持读书、艰苦朴素、节俭持家、善良待人,可谓行善积德、温和谦逊。赢得了所有熟悉她的人的一致称赞。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辅佐父亲成为了一代名医。2013年冬至无疾而终,享年89岁。母亲去世后,数百人来家中吊唁,出殡时数百人前往送行,纷纷称赞母亲高贵的品德。一年中我撰写了25篇怀念文章,发表在海内外45家媒体上,连中国发行量最多(.每期400余万份)的《中国电视报》也作了转载。

  我是父母亲最小的儿子,得到了父母、哥姐无比的疼爱。

  四十年前我外出求学工作。先在苏州读书,以后又读到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专业博士毕业。

  工作后先在无锡的纺织厂从事组织人事工作,从此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。提前八个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并被评为江苏省、无锡市的新长征突击于。因为工作稍有成绩,《新华日报》作了专题报道。以后又调到政府机关从事党务工作。

  不久又远渡重洋,到美国纽约担任了海外最大华文媒体的总编辑、首席记者。采访了众多的国际政要、中国国家领导人和海内外杰出华人的感人事迹。我采访宣传他们,既是我的工作,而他们杰出的成就也给予了我很多的鼓励、教育和感染,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知识,深深启迪了我的人生观。

  以后又来到新加坡任新加坡管理研究中心主任、新加坡教育学院院长、历史、哲学教授。为中新等国培训了许多企业家、公务员和大中小学教师,为传播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作出了一些工作。刘济民同志专门为我撰写了《大智大勇郁曾全》长篇纪实文章,记录了我几十年来的奋斗历程。

  回想这几十年来我主要做了三件事:

  一是促成家乡政府为我敬爱的父亲在家乡步行街上建造大型纪念碑,以永远铭记父亲在医学上的巨大贡献和杰出成就。

  二是因为担任了全球最大华文媒体的总编辑、首席记者,应邀十七次采访中国两会和三次全国党代会,并安排在记者席第一排正中就坐,有图有真相。

  三是我创作的一篇散文《古竹的早晨》不仅入选新课标高二语文课本中,还被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、一级播音员胡蝶在央视配乐朗诵。最近又被《半月裧》杂志所属“喜玛拉雅”音像公司配乐朗诵。《半月谈》是一本时政类杂志,发行量765万份,世界排名第五,亚洲排名第一,被誉为“中华第一刊”。主要发表时政类文章,宣传党的方针政策,影响广泛。《半月谈》杂志能为我的散文作品配乐朗诵,这是党和国家给予我的崇高荣誉。

  入党近四十年,我始终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、谨言慎行、克已奉公”,为人民服务是我毕生的愿望。我的一支笔永远用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和地方,我为伟大的党、勤劳的民族、壮丽的河山、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和宏伟的共产主义愿景歌与赞。

  虽然我获得了美国和新加坡永久居民,美国和新加坡政府希望我加入他们的国籍,但祖国在我心中是至高无尚的,“此生无悔入华夏,来世还做中国人”。

  人生自古谁无死,一生心血献给党。铁肩虽轻担道义、家国情怀写春秋。

  饮水思源、知恩图报,党的培养铭记心,我把党来比母亲。党和政府给了我很多荣誉,但由于我能力有限,遗憾的是我无法更多的为国尽忠、为父母尽孝。

  是党和父母亲培养教育了我,养育之恩永记心,高天厚土永不忘。

  生自长江边,终回长江去。爱我故乡情,葬我故乡躯。(郁曾全)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

关闭窗口